踩蘑菇hhhh

玄学写文,随时撂笔,经常爬墙,蹲坑无数

一个玄北的脑洞



天才程序员戈x巨高级的AI洛


大概就是:北洛是玄戈自己写着玩的人工智能,在23岁生日的时候第一次启动运行,当做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刚开始北洛只能和他哥网聊,然后哥不断更新和完善洛的功能,洛也在随着不断成长。


并不会出现更新完就变另一个人的情节,之前的数据洛一直保留着,就像人的记忆一样。(这样一想好像还算伪养成嘻嘻嘻)


北洛除了没有实体之外都特别像人,但他事实上仍然是个完全为他哥而生的ai。因为哥这个程序是自己寂寞写着玩的,所以洛的性格基本就是大数据分析照着哥喜欢的样子长的,后来自己模拟合成出的相貌也和他哥一样(所以他哥这是自恋?)


洛虽然能接收外面的消息,但不能随便发消息出去。哥平时开着自己的工作室,他出去工作的时候洛就自己在他哥屋里百无聊赖。但他并不想出去,就像自己给自己插上笼门的鸟,这里也暗示哥隐藏的控制狂属性。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带着点病态画风的人机恋设定。


最初我想的是:这世上怎么可能完全为别人而活的人呢?活人显然不可能,但人创造的ai是可以的。


这个故事里的北洛就是完全为他哥而生的,他有自己的小脾气小性格,但从头到脚都是他哥的理想型。因为他哥喜欢,所以他是这样的;因为他是这样的,所以他哥喜欢。


今天写了个开头感觉有点窒息,在要不要纠结专业知识的夹缝里左右摇摆…………


不想写了!本菜鸡准程序员并不知道你们天才程序员脑子里都在想啥!


先记下来搁这了,以后……估计也不会写(喂


我竟然200fo了!!感动流泪

其实lof对我来说更像个垃圾桶,一直把各种情绪倒在这里。看到什么激动了,就激情写文;心情不好,难过伤心了,因为不太有和人说心里话的习惯,也写点什么扔上来。

轻松的吐槽什么的可以发微博,但沉重的东西有时候还是说不出口,只能隐晦地埋在这些文字里吐出来。

我喜欢这里!

【黄少天生贺】丢个账号卡丢到了异世界

前提醒目:全职高手+古剑奇谭三

这是一个为了自我满足强行连接两个世界的生贺

(所以你写这种东西真的有人看吗,tag打着都怪尴尬的)

 

1

    这是一个热得有些过分的夏天,也是一个漫长而无聊的夏休期。

    黄少天的亲爹妈出国旅游了,以要享受二人世界为由将亲儿子一个人扔在了家里,并且毫无人性地让他这两天“把家里好好打扫打扫”。

    在家里过了一个星期每天点外卖抢boss的生活后,黄少天突然醒悟过来,想起了母亲打扫屋子这道圣旨。他环顾了一圈被他“打扫”得更惨不忍睹的家,决定趁现在暂时没事收拾收拾。

 

    两个小时后,灰头土脸的黄少天从堆放杂物的旧衣柜里翻出一个眼生的盒子。

    “这是什么,我怎么没见过。”他嘀咕道。

    他擦掉上面的灰尘,盒子是木制的,雕刻着一些古朴的花纹,盒盖上是一个金属质地的小玩意,看起来像是什么徽章,做得还挺精致。盒子用一个常见的小锁扣锁着,一拧就松了。

    他突然想起,以前好像还听老妈说过,自家祖上是名门望族,很有一番渊源的那种。

    “不会是传家宝吧!我来看看。”

    盒子年代比较久了,他满怀期待地揭开盖子,却见盒里的空间一览无余——什么都没有。

    “空的?我还以为是什么,结果就只是个盒子啊。”他有点失望。

    这时,他听见自己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响了。

 

    黄少天忙跑出去,拿起手机一看,蓝雨的群里刷过去十几条消息——果然是又刷出boss了。

    他一边打着字“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我马上上线!!!!”一边跑向电脑,手上还捧着刚才的空木盒子。他随手把盒子放在桌上,掏出账号卡。

    插卡之前他下意识扫了一下,卡上写着“夜雨声烦”。

    “靠!错了,得上小号。”

    他手上本来有点湿,这会一个急刹车,本来已经一半插进读卡器的账号卡从他指间滑了出去,向下滑落。

    然后他亲眼看着那张整个战队最贵的账号卡掉进了敞开的木盒里。

    消失不见了。

    “卧……槽?”黄少天揉了揉眼睛,迟疑道。

 

2

    “是我看错了?其实它弹出去了?”

    黄少天低头,地上什么都没有。他还不死心,趴下看了看桌子底下,也没有账号卡的影子。

    他又爬起来,重新把视线放在木盒上。

    盒子无辜地敞开在桌上,仍旧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空空如也。

    “有夹层?”他伸手去摸盒底。

    然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并没有摸到预想之中的盒底,而是摸了个空。他的手也消失了。

    黄少天吓了一跳,下意识缩回手看了看——还好,手还在。

    “我在做梦吗?其实我睡了个午觉还没醒吧,醒过来醒过来……”他使劲甩了甩脑袋再去掏兜,兜里只有一张公会的小号。

    夜雨声烦确实不在了。

    “操。”

 

    其实账号卡丢了算不上什么大事,跟游戏公司联系一下补一张就好了,反正登录游戏不仅要插卡还要输密码,别人拿了卡也登不上去,只不过他作为知名电竞选手说出去有点丢人而已。如果他只是普通地把卡丢了,这事完全不值得纠结。

    但今天这个丢法实在是……太玄幻了,黄少天有点接受不了。

    他仔仔细细地把木盒子从里到外看了一遍,还把刚才丢在一旁的盒盖也捞过来检查了一遍。盒子拿在手里轻飘飘的,有一股淡淡的木香味,虽然看上去年岁不小了,但仍透着内敛的精致感。盒盖上的金属徽章刚才被他擦过了,亮闪闪的,没有一点锈迹,黄少天不太确定这是什么材质。他试着抠了一下这个徽章,没扣下来,它似乎被牢牢地固定在盒盖上了。

    没看出个所以然,他把盒子倒扣过来晃了晃,也没见有东西掉出来。

    实在没辙,他再次壮着胆子把手探进去,想试试能不能摸到自己的账号卡。

    但他一整条胳膊都伸进去了,依旧什么都没碰到。

 

    黄少天几乎要怀疑人生了。


    他又拿了一根桌上的签字笔,丢进盒子里——笔同样不见了,而且没听见落到底的声音。

    “靠!我就不信了!”

    这盒子不算大也并不小,刚好够人把头伸进去。黄少天一气之下把脑袋探了进去,竟然也没考虑到安全问题。

 

    “啪”,木盒掉在地上。

    电脑还停留在游戏的登录界面,桌上的手机还在叮叮当当地响着,一条条的消息往上刷着,问黄少天怎么还没上线。

    刚才回消息的人却已经不见了。

 

3

    黄少天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脚下的地板没了,眼前的木头花纹也没了。周遭有风刮过,古怪的气流拍在他脸上,吹得他睁不开眼。仿佛是一眨眼的功夫,眼前又恢复了明亮,他屁股着地,摔在冰凉的地上。

    “诶呦,这都什么事啊。”他痛呼道。

    周遭分外安静,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回荡着。

 

    黄少天猛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不在家里了,他屏住呼吸,骨碌碌转着眼睛打量周围。

    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房间,不像是国内一般家居的风格。屋里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角落里还放着一些怪模怪样的植物。他此刻就坐在桌子旁边,地板是黑色的瓷砖,冰冰凉凉的。

    他拍拍屁股,轻手轻脚地站起来。

    桌子上放着些零碎的杂物,不像是经常有人使用的样子。

    黄少天从中一眼看到了自己的账号卡,赶紧抓过来放进兜里,在心里默念:“好险好险,没有丢。”还有刚才被他丢过来的签字笔也躺在边上。

    除此之外,一个亮闪闪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个金属徽章,和他家那诡异木盒上的一模一样。他拿起徽章翻来覆去看了一阵,隐隐觉得这并不是盒盖上的那一个,也一起揣进了自己裤兜。

 

    不等他研究出这是什么地方,外面传来了响动,有人来了。

    黄少天一惊,第一反应是躲起来,毕竟他怎么出现在别人房子里这件事实在没法解释。可这屋里空荡荡的,几乎没地方藏人。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慌忙趴下,滚进了床底。

    “吱呀”一声,门开了。来人像是穿着有跟的鞋,脚步声十分清脆。

    黄少天只能看见一双精致的靴子——是个男人。他摒住呼吸,一动不敢动,生怕对方注意到自己。

    那人在门口停了停,似乎有些疑惑,接着径直向他走来,停在了他面前。

 

    “出来吧。”一道声音自他头顶响起。

 

4

    年轻男人穿着一身非常不现代的黑衣,这衣服还挺复杂的,反正黄少天看了半天没看明白;还留着一头不现代的长发,束在脑后,这一身装扮倒是一看就能看出来是这屋子的主人。

    黄少天有点紧张,也有点尴尬,挠着头说:“哈哈哈哈那个,你好,我……呃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哈哈哈哈哈哈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上一秒我还在我家里呢,眼睛一闭一睁就过来了那个你相信我我是个好人我一直遵纪守法没有干过比逃学打游戏更出格的事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哥们你千万别报警,也别害怕,虽然你好像一点也不怕的样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了,麻烦先停停。”男人有点无奈地说,“你先冷静一下。”

    黄少天点头:“好好好,兄弟明白人哈。我叫黄少天,兄弟……怎么称呼?”

    男人说:“北洛。”

    北洛?黄少天在心里嘀咕,有人姓“北”吗,好奇怪。

    “那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几秒钟后,黄少天的三观彻底碎裂了。

    “这不是‘人界’?靠,是我想的那个‘人界’吗?你别骗我啊虽然我书读的少但修仙小说还是看过几本的,你诳我呢?大哥这不可能的吧,你说这不是人界那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不是人吗?”他崩溃道。

    北洛点了点头。

    黄少天卡壳了,他按照自己的想法解读了一下这个点头,接着道:“哦你是人啊,那不就完了,刚才是我听错了吧,你——”

    “不是,”北洛打断他,“我的意思是,我确实不是人。不过我是什么不重要,你就当我是人吧。”

    黄少天:“……”不是,大哥,这个还是挺重要的吧。

 

    北洛扬起眉毛,似乎心情还不错,对已经石化的黄少天说:“这儿是天鹿城,你放心,我们对人都很友好,一般不吃人。”

    “一般”?黄少天注意到这个字眼。

    刚才光顾着说话,屋里光线也不太好,他这才看到北洛背后好像背着……一把剑。

    “操!这剑好吓人,是真的用来砍人的吧?”他往后退了两步,心说,“他为什么要强调不吃人?我本来都没想到那去,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他不会真要吃了我吧?”

    他马上脑补出了一部血腥的五毛特效玄幻电视剧,主演是大妖怪北洛和他自己……的断胳膊断腿。

    就在黄少天已经开始思考自己是要逃跑还是要跪地求饶的时候,北洛笑了。

    “我开玩笑的,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不禁逗。”大妖怪说。

    你妈的。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但这里暂时还有点事要处理,你先等我一会,然后我送你回去。”北洛说。

    黄少天还没完全脱离自己恐怖的想象,觉得这个房间又阴又冷,又联想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在平常的世界,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正盯着自己。

    “那那那我要等多久?就就就就在这等你?”他哆嗦道。

    “可以啊,要不了多久。”北洛说。

    黄少天的脸都快绿了。

    “或者你也可以去莲中境待一会。”北洛怕他把自己吓死,补充了一句。

    “莲莲莲什么……?”

    北洛叹了口气:“你先在里面歇会,我很快就来。”说着挥了一下手。

 

    黄少天眼前一花,天地又瞬间改换了模样。

 

5

    这是一座小岛,岛上有小块的田地,有花有鸟还有鱼塘,阳光明媚,气候舒适宜人。

    黄少天站在原地,使劲眨了眨眼睛。

    “好吧,我竟然没有很惊讶。”果然人类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 

 

    “喂!有人吗!”黄少天大喊。

    静了片刻,身后的草丛传来响动。黄少天转身,发现一只棕色的大田鼠正站在草丛里,用黑豆一样的眼睛瞄他。

    “呃……你好?”他试探道。

    大田鼠跑出来,用爪子理了理头上的毛:“你好。”

    “妈呀!会说话!”

    大田鼠一瞬间露出了不屑的表情,绕着他转了一圈,叉腰道:“你是个人类吧?自从上次搭完网线之后,主人就很少带人进来了,你也是来干活的吗?”

    搭网线?干活?黄少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谨慎道:“北洛说让我在这里等他。”

    大田鼠睁大了眼睛:“原来是主人的客人呀!你好,我叫原天柿,是妖族里的黄金飞天鼠!”

    黄少天:“我叫黄少天。你说你是黄金……飞天鼠?那你会飞吗?像鸟那样?”

    原天柿再次不屑道:“鸟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飞得比鸟好多了。不过飞起来挺累的,我们一般不飞。你跟我来吧,去屋里坐着。”

 

    “好的好的,谢谢谢谢。”黄少天边走边说,“这里好神奇啊,是你们自己的岛吗?我看好像还有开矿的地方啊,太厉害了,简直世外桃源,你们是吃住用的东西都自给自足吗?景色这么好,可以做景点了啊,欸,那边那个高台子上是什么?”

    “是工坊。”原天柿回答,“我们走这边,从这里上山,一会就能看到台子上。”

 

6

    黄少天站在高处往下望:“哇塞!那个大炉子是什么啊?下面那层是裁缝桌吧?是不是能做很多东西啊!太牛逼了!”

    原天柿在他身后说:“炉子是炼灵器用的。这儿确实能做很多东西,不过我们现在一般都不做啦。”

    “啊?为什么?不需要吗?”

    “现在可以网购啦,谁还自己做啊,我们都很懒的。”原天柿耸肩,继续往前走。

    黄少天跟上问他:“网购?网购的东西能送到这来吗?人不能随随便便过来吧,是你们到哪里去取吗?那你们这买东西是用人民币吗?还是有你们自己的货币?汇率怎么样。”

    “呃……”原天柿说,“你一下问太多了。我们有快递的,不过不是人来送。现在辟邪一族承包了魔域的快递业务,好像赚钱还挺多的。”

    “辟邪?”黄少天茫然。

 

    “欸?你不知道辟邪吗?主人就是辟邪啊!他们是帅气威武的大妖,有劈开空间的力量!”原天柿大叫。

    “啊……嗯,哦哦。”黄少天点了点头,虽然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懵,所以说北洛是那个什么“辟邪”,“你说的劈开空间,是什么意思?”

    原天柿对着空气一挥爪子:“就是这样一划,然后就会产生空间裂缝,可以把不同的空间暂时连起来!战斗的时候挺有用的,不过最有用的还是送快递啦。”

    黄少天汗,第一次听说快递这项业务还有种族优势的。

    原来北洛说送他回家是这个意思,他可以随便穿越空间啊。

 

7

    “请进。”原天柿推开门,举着小爪子做了个“请”的姿势。

    这间小木屋整洁干净,摆着竹椅和木制的茶几,靠墙摆放着木桌,风格也很复古。

    除了桌上的……两台电脑。

    电脑以这样魔幻的形式出现在异世界,黄少天曾经看过的几本修仙小说在脑子里啪嚓碎了个干净,一时有点撕裂感。特别是桌前还有个小孩坐在那,一头黑发中独独有两绺被挑染成了白的。

    仔细一看,这杀马特小孩竟然在打荣耀!

 

    原天柿说:“表弟,来客人了,你别玩了,去拿些食物来招待客人。”

    “表弟?”黄少天震惊,好险没脱口问出一句“你俩竟然是一个物种”,又想到妖怪大概都是能化成人形的,这才堪堪忍住了。

    表弟转过头来,一脸臭屁:“知道啦!这就去。”

    随后表情剧烈变换:“诶?你是黄少天吧?”

    黄少天张大了嘴,又觉得自己这样怪傻的,赶紧闭上,换上见粉丝的标志性微笑,矜持地点了点头:“你好,我是蓝雨战队的黄少天。”

 

    “剑圣啊!大神诶!哇塞!”小孩激动地凑过来,“大神你怎么在这里?可不可以和我打一局啊?”

    黄少天答应:“呃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可以,好说好说,想不到在这里还能见到我的粉丝啊,你玩荣耀多久啦?”

    表弟撅起了嘴:“我不是你粉丝。”

    “啊?”

    “我更喜欢微草!”

    黄少天:“……”你小心一会哥哥把你打爆。

 

    见他们这样融洽,原天柿也很开心:“那你们玩着,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转头对站在窗台上的燕子说,“十九姑娘,麻烦你泡壶茶给客人。”

    “好嘞。”燕子扑棱棱飞走了。

    表弟急匆匆地拉着黄少天要pk,黄少天于是插卡登上游戏。

    不一会,一个一身羽衣的小女孩捧来两个杯子,糯糯道:“剑圣大人喝茶。”

    黄少天接过茶杯:“啊,谢谢!被这么叫还怪不好意思的,哈哈。”

 

8

    打了几局,原天柿带着一阵菜香味回来了。

    黄少天确实有些饿了,一看这些菜居然也是人界常见的菜色,而且色香俱全,他立马咽了一口口水。

    原天柿摆好桌子,黄少天早就无心pk了——说实话,表弟打荣耀太菜了。

    正巧这时北洛从门口进来:“哟,吃着呢?正好吃完了再走。”

    他竟然没有穿刚才那身长袍,而是换了一件深灰色的风衣,加上长得挺帅,可以说是走在街上非常亮眼的那种。

 

    “可厉害了!他是剑圣!”表弟边吃边手舞足蹈道。

    “剑圣?”北洛歪头,瞟了一眼自己背着的剑。

    “不不不不不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黄少天赶紧解释,生怕这位一会要拉着自己大战三百回合,“他说的是游戏里,我是职业打游戏的。”

    “哦。”北洛表情还有点遗憾。

    黄少天汗颜,赶紧转移话题:“所以你还没告诉我呢,为什么我会一下从家跑到天鹿城去?我家那个盒子究竟是什么?”

 

    北洛道:“那个盒子里封着一道空间裂缝,是我送给你先祖的礼物。”

    黄少天咬着筷子点头:“哦原来是给我先祖的,这么说真是传家宝啊……等会,我先祖?你你,你多大年纪?”

    北洛:“八百岁有余。”

    黄少天:“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原天柿:“别这么惊讶嘛,就连我们这最小的十九姑娘也有五百岁了。”

    黄少天惊恐地看向那个站起来还没有桌子高的小萝莉,十九回给他一个天真无邪的笑。

 

    “黄少有空再来玩儿啊!”表弟依依不舍地抓着黄少天的袖子,“最好能把杰希大神带过来,实在不行帮我要张签名也可以啊。”

    “好好好,没问题。”黄少天敷衍道,心说我死也不会为了你这个几百岁的臭小孩去要王杰希的签名的。

    北洛道:“把你从我桌上拿走的东西给我。”

    黄少天一呆,从兜里掏出金属徽章:“你是说这个吗?这到底是什么呀,干什么用的?”

    北洛点头拿在手里,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随后抬手一抓,空气中出现了一道大口子,可以看到对面高楼大厦的世界。

    “哇!酷啊!”黄少天赞叹,“所以那个徽章到底是?”

    北洛率先进去:“走吧,边走边说。”

 

9

    北洛把空间裂缝开在了离黄少天家不远的一个小巷子里,黄少天跨过来就追着北洛问:“是什么?是什么?”

    北洛解释道:“那是一个信物,我拿着一个就能感知到另一个在哪。”

    “哦!我懂了,GPS嘛。”黄少天点头。

    他又问:“那你说认识我先祖,他生活在什么年代啊?你们是朋友吗?他怎么会认识你的?”

    “她呀,”北洛说,“是个了不起的姑娘。用你们现在的话说,得是个学者吧。”

 

    走到自家楼下,黄少天发现门口聚了一大帮子人。

    “黄少!你去哪啦!”卢瀚文见他走来,喊道。

    全是蓝雨的大小伙子,或蹲或站地挤在树荫下,冲他招手。

 

    “一、二、三——生日快乐!”

 

    黄少天一头雾水:“我生日不是还有一个星期吗?”

    北洛小声说:“魔域时间流速和人界不一样。”

    黄少天:“啊,咳咳咳咳,谢谢,谢谢大家,真是惊喜啊!”

    喻文州走出来:“少天怎么这几天都没上线?电话也不接。”

    黄少天咳嗽两声,估计是手机放没电了。

    喻文州:“这位是?”

    北洛还站在旁边,黄少天忙说:“嗯我介绍一下哈,这些是我的队友,这位是我们战队的队长喻文州。这位是北洛,刚偶然认识的朋友。”

 

    北洛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抱以一个友善但有些疑惑的微笑。

    “没事。”北洛说,“觉得你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

    喻文州更困惑了。

    北洛转头对黄少天说:“那我回去了,祝你生日快乐。”

    “诶等会等会等会!”黄少天叫住他,“留个联系方式呗,有兴趣的话请你……你们那个小孩看我们比赛。”

    “也行。”北洛掏兜,黄少天以为他会拿出个符咒什么的,没想到他竟然掏出一部最新款的智能手机,点开了二维码,“加个微信吧。”

 

    送走了北洛,卢瀚文小声问:“黄少,这是什么人啊,这天穿风衣不热吗?”

    黄少天打了个哈哈:“说来话长,说来话长,来大家都上去吧,不是来给我过生日的吗?”

    “走走走走,快上去,热死了!”

 

10

夜雨声烦:王大眼王大眼王大眼,你有没有兴趣来一场异世界的旅行啊?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这又是什么新型诈骗手段?


————END————

少天生日快乐,妈妈爱你!!!!!!!

其实一开始想写一个古风,让少天和洛洛真人pk的,后来自我感觉了一下我大概写不出来(逐渐变怂),就写成这样了……

就是一个单纯的脑洞啦,真诚安利古剑奇谭三!(星星眼

【玄北】啤酒

青春期叛逆少年

深夜睡不着摸鱼,很短,很干



    凌晨三点,北洛拎着罐啤酒坐在屋顶天台上,一边赶蚊子一边发呆,脚边已经排了一排瘪了的罐子。
    玄戈一上来看见的就是他这幅尊容。

    “差不多得了。”他开口说,“怎么还不回去睡觉?”
    嘴上这样说着,他却走过来坐在了北洛旁边。
    北洛看了他一眼,也不是很惊讶:“你怎么知道我出来了?”
    玄戈:“你才躺了几分钟就出来了?那会我根本没睡着。”
    北洛:“哦。”


    他们沉默了一会,玄戈拿出一个小瓶,往他俩身上喷了几下,浓郁的花露水味在啤酒香中扩散开。
    玄戈:“你非要坐着也无所谓,不能坐屋里吗?在这喂蚊子很舒服?”
    虽然这样说了,玄戈还是坐着没动,北洛仰头喝了一口啤酒。

    等他放下手,玄戈拿过他手里的啤酒罐。
    北洛侧头看他。
    玄戈也喝了一口啤酒,北洛看着他的嘴唇贴在罐子上,又离开。
    玄戈把酒罐放在他俩中间,金属罐和地面轻轻磕出回响,在罐子内部晃悠许久,又归于平静。

    “我在想一个问题。”北洛说。
    “嗯。”玄戈表示自己在听。
    北洛换了个坐姿,把右腿搭在左腿上,拍死了一只见机要落在他腿上的蚊子。
    “我在想……”他说,“玄戈,你是个人吗?”
    玄戈静了几秒,问:“你是在骂我吗?”
    北洛:“……算是吧。”
    “怎么说?”

    
    北洛又拎起啤酒,轻轻晃着。
    他看着啤酒罐说:“他们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成绩优异,将来继承公司,走他们早就给你设计好的路……”
    他应该是有点醉了,头也跟着微微晃动。
    “你要是个人,总得有喜怒哀乐吧……”他声音渐小,“那些事情,你喜欢吗?”
    “很重要吗?”玄戈用很轻松的语气反问。
    北洛又转头看他,眯起眼睛,因为微醺而泛红的眼角在月光下微微闪动:    “不重要吗?”
    “在他们眼里,我喜不喜欢并不重要。”玄戈说。
    “他们……”北洛甩了甩头,“他们是他们,可是我……”说着他的声音又低下去,听不清了。

    闷热的夏夜,温热的风从他们身旁溜过。
    玄戈又拿过啤酒,喝了一口。
    北洛放下手,歪着头看他。

    “你不喜欢。”北洛说。
    “你怎么知道?”玄戈反问。
    我还能不知道吗,北洛心想,我打娘胎里就认识你了。
    “我希望,”北洛轻轻说,“我们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也是,你也是。”

    玄戈端着啤酒罐,静静地笑。
    时间好像被按了暂停键,连赶不完蚊子都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北洛像是被什么蛊惑了一样,慢慢凑近。
    直到嘴唇触到嘴唇。

    啤酒怎么不苦?北洛想,大概因为我嘴里也是啤酒味,玄戈也不是甜的,一股口水味。
    他明明在和自己的孪生哥哥接吻,心里却在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世上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
    够了吧,他想,我好像喝多了。

    他离开玄戈,想要重新坐直,却被玄戈按住了后脖颈。
    “我明白的,北洛。”玄戈说,热乎乎的气息扑在北洛唇上,有点痒,“我和你想的是一样的。”

    啤酒被打翻了,裤子湿乎乎地粘在腿上。
    他把他按到了地上,他们几乎同时抓紧了对方,竭尽所能地掠夺每一寸呼吸,用每一个动作诉说着渴望,将滚烫的炽热倾盆泼洒在无声的黑夜里。
    像是野兽在相互撕咬。

    黎明前最寂静的黑暗里,少年醉倒在啤酒味的夏夜中。 


————END————

啊,要天亮了

听歌上头

敲了两周代码,不会写字了

“不得自由!”

没带笔回家,随便拿了一根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细水彩笔写的

昨天小火更新里妖王那一句“啊,朱雀骨,好烫”瞬间让他在我脑子里的形象变成了赤厄阳………

“金色的火焰啊,真是炫目。”

???这都什么迷惑行为,我笑出声了

讲讲自己的故事

当随笔吧,其实是公选课作业里的一小段,嘻嘻

这是我想记一辈子的事


    当时是高二的下半学期,我因为种种原因在准备转学。几个朋友早就知道了这件事,离别的日子将近,我们一直对它避而不谈。时值春末夏初,正是生机勃勃的季节,校园中间的小花园里也是青草茵茵。我们学校的花园中间是一片不大的正圆形草地,每天中午吃完饭我和几个朋友就会去小花园里遛弯,随便走走再回教室。

    某日天气晴朗,我们照常到了花园,一个朋友忽然说:“有一个校园传说你们知道吗,据说绕着中心花园转十圈就能回到十年前。”

    我们嬉笑着,说这是你现编的吧?

    另一个朋友提议:“不如我们今天试试怎么样?反正也没事,走个十圈看看我们会不会回到十年前?”这提议怪傻的,但我们很有兴致犯傻,于是纷纷同意。没人相信我们真能回到十年前,却还是走起了圈。

    我们一边猜测走完回到十年前会是什么样,讨论着自己会不会也变回十年前的模样,一边笑闹着数着圈数。走到第十圈的时候,朋友说:“你们说要是我们真回到了过去,会不会分散到其他地方去?”

    “对啊,要是我们分开了,互相找不到怎么办?穿越回十年前还挺危险的。”

    “那我们拉着手吧,这样就不会分开了。”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四个姑娘因为一个傻乎乎的提议走得有些气喘,她们紧紧地拉着彼此的手,走向自己设定的终点。走着走着,我渐渐紧张起来,忽然又希望等这最后一圈走完,我们真的会回到十年前。或者我们被困在这个环里,怎么也出不去。明明是荒诞的傻事,我竟期待起结果来。

    我多希望我们就这样一圈一圈地走着,骗过了时间,让它把我们忘在这里。这样我们永远不用去往未来,永远不会分开。跨出最后一步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

    周围一片黑暗,也许再睁眼就身处不知名的异地了,但手中的温度安心而温暖,我能感觉道左右两边的朋友都紧紧回握着我。

    再睁眼,那金黄的阳光仿佛盛满了整个世界一般,涌进我的眼里。四周还是熟悉的景象,我们当然不会回到十年前。只是我从没想过阳光能那样灿烂,晃得我想掉眼泪。